我没开微博,我只是看微博,因为短小精悍。看微博的最大好处,就像操纵着傻瓜相机,是不需要动脑子的。

我有一个朋友说微博的魅力,就是看名人们的骂战,因为字数上有限制,所以要惜字如金,字字写在点子上,争取戳痛人家的肋骨。众看客,一起摇旗呐喊,壮大声势,哪边都会鼓鼓掌,他们连墙头草都不是,更像环形角斗场上的看客,看谁搏杀到最后,对于他们来说,欣赏过程,比谁是谁非更重要———这和古罗马的竞技场性质完全吻合,都是低级而残忍的娱乐。

有的微博很无趣,如同一句话新闻,一二句话,这还算好,能清楚说的是什么,最怕见的,是那种呢喃式的,片言只语,七零八碎,看不懂想表达些什么,但是可以想象这语言的主人,有一张多么空洞的脸。

从前我上班时,每人办公桌上都摆着本台历,随时查看日期,同时又是备忘录。一次无意中,看见同事在台历上写:和F吵架了,从今后再不能理会这种人。不是我窥视,而是同事故意摆那儿让人看的,仇恨有时也需要和别人一起感受———那一页,小半年的时间,都没再掀过去,落着厚重的灰。后来,果然没见她和F和好,证实了记录的伟大,它起着时时鞭策作用,迸发出敌视的力量。

放在微博发明的今天,她完全可以不用台历,台历有效期也就是一年,一年后,这台历就不知身在何处了,但这台历,一定有着微博先祖的影子。她再气愤,也不能扬扬洒洒写下万字书来到处贴,还是微博好,像锥子,在广众的眼皮下,更能尖锐而锋利表达出她的敌意。

我另一个朋友,曾经喜欢随手在纸片上乱涂乱写,写完就扔掉,现在她不了,微博给她提供了一张不用丢弃的白纸,她更新完,我再上去涂鸦,她牢骚后面,是我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谁叫这是微博呢。

每个网站推出微博的同时,还要推出名人微博,就像楼房开盘,都当自己是好梧桐,所以要招来些金凤凰。在此开微博,好比和名人毗邻而居,并且,可以时时登门拜访,放心,没有保安的阻挠。但我心眼好拐弯,也不喜欢八卦,认为那些文字是经纪人的代劳,所以几乎不看。

原先的博客,日渐式微,我自己的博客,也很少再喂养它了。微博的发明,既满足了人体本能的唠叨欲望,又省事省时———真的很省事,当手机傍上微博时,上个卫生间的空,就能把微博搞定,有一天,当老公进家后,不急着洗澡吃饭,而是低头摆弄手机,那很可能不是遭遇情感危机了,只是他在微博里回复留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