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之时,奔驰、宝马两家德国汽车公司先后发来了offer,当时尚未接触足球解说的詹俊凭借扎实的语言功底成功通过了面试。

就在他准备赶赴岗位前,大伯詹伯慧将他引荐给了时任广东台体育部的知名解说员王泰兴。

大概一个月后,他发现自己对体育的兴趣远远大过奔驰宝马提供的岗位,即使工作的主要内容只是译稿,但詹俊果断回绝了两家外企的邀约,坚定地留在了广东台体育部。

1995年,詹俊正式开始在广东台体育部工作,专修德语的他主要担任记者编辑以及翻译工作。

1997年,由于版权问题北上广三地电视台都拒绝了英超版权供应商的加价需求,因此广东台从后半赛季才开始转播英超比赛。由于来得突然,电视台还未找好嘉宾。

比赛当日,王泰兴突然找到詹俊说:“哎呀,今天来不及了。这样吧,詹俊你跟我一块进去吧。

但此时的詹俊,出于对自己一口广味普通话以及从未登上过解说台的不自信,第一反应是要回绝。

“不行不行,我不行,进不去的(主播台),我什么都没做过,解说这些东西我都没做过,我怎么讲。”他这么告诉王泰兴。

彼时,已是全国知名主持人与解说的王泰兴告诉他:“你就把你准备的这些资料,我需要的时候说出来就行了,用不着我再去念你准备的资料。”

“这场比赛是在利物浦的主场安菲尔德路球场进行的,这个球场可以容纳4.5万名观众······”

也许就连詹俊自己也不会想到,顺口说出的这四个字,竟成为他日后的标志性语录。

“刚说福勒,大家回忆一下,福勒以往在禁区外这种射门很少,并不多见。”王泰兴将对话拉回到了比赛中。

当晚的直播结束,王泰兴对这个年轻人颇为赞赏,虽有些怯场,但扎实的知识储备却给解说台带去了另一种新鲜感。

“就说温格第一时间看或者摸的不是对方球队的实力,而第一时间看的是交通图,能不能让博格坎普坐火车去,因为博格坎普是恐飞症,坐不了飞机的。”

诸如此类这些穿插在比赛中的小趣闻,对于刚刚开始接触英超乃至欧洲联赛的中国球迷而言,可谓是填补了许多资讯上的空白,而这也成为了詹俊独特的解说风格之一。

日后,每当摄像机给到看台的一些陌生面孔时,詹俊总能第一时间向大众告知他是谁,他的身份以及与这场比赛可能的关系。

“我一直很向往,觉得这是一个很专业的体育频道,所以觉得有机会去那里吸取一些经验挺好的。所以当他们向我发出邀请的时候,我也毫不犹豫的···”

但体育部的同事们却对此报以极大的欣喜,所有人都鼓励他走出去,从地方电台到ESPN,那也是体育部的荣耀。

詹俊走上解说之路多少带着些戏剧化。可当他遵从内心,走上这条路时,一切就变得平坦,毫不跌宕。

祖父詹安泰是著名词学大家、文学史家和书法艺术家,大伯詹伯慧是语言文学家,父亲詹仲昌则是精通音律绘画的工程师。

提起自己的足球启蒙,詹俊说:“我受父亲影响很大。他还告诉我小时候在中山大学小礼堂前踢球的时候,还碰到过贺龙元帅,贺老总就鼓励他们要积极锻炼身体。所以对我参加体育运动他还是挺鼓励的。”

不过,鼓励归鼓励。但锻炼身体与职业选择完全是两码事,父亲詹仲昌常把“我们詹家是读书人”这句话挂在嘴边,作为对詹俊的提醒。

后来,当詹俊回想起这些时,他说:“这些教诲,也影响了我对这个职业的看法。解说,是一门学问。所以无论是足球,网球我都会当做一门学问来做。”

少年时代,临摹颜真卿、欧阳询的书帖是詹俊最常做的事情之一,但詹仲昌还是会在临近期末考试的空当破例让詹俊在考前看一场足总杯决赛作为放松。

1982年夏天,父亲将闹钟调到凌晨2点,擦洗干净客厅的红砖底板,铺上凉席,然后就与詹俊一起睡在客厅等候世界杯决赛的到来。

时至今日,詹俊很难记起当时的比赛内容。但这份足球记忆,却成为了他与父亲之间最亲密无间的时光。

一个传统的知识分子家庭内,家长总会扮演着一个高高在上的角色,詹俊家里也不例外,这种关系使得父子之间有些疏于交流。

父亲更多的是言传身教,以及替他做出决定,那份带着毋庸置疑的严格,只有在碰到足球时才会稍稍解冻。

广东台早在80年代就开始播放英格兰联赛,区别于传统高举高打的英式足球,利物浦独树一帜的走地面风格,让父子二人都喜爱上了这支球队。

“伊恩·拉什,阿尔德里奇,后来还有拜恩斯这些球员,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喜欢利物浦队了。”詹俊回忆道。

书法培养了他的耐心、专注力以及良好的审美趣味,至少在刚刚进入广东台工作时,写得一手好字的詹俊所准备的资料往往都是最受欢迎一个。

而父亲去世前,送给詹俊的最后一份生日礼物就是一张明信片——上面印着荷甲俱乐部费耶诺德队的主场。

熟悉詹俊的球迷会注意到,每场直播时他的开场白都是:“本场比赛由我来为大家送上直播评述。”

“王泰兴老师说过,这行的最高境界是让观众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他一直将这句话奉为圭臬。

因此,无论是与人搭档还是独自结束,詹俊都很少去替观众解读比赛,更习惯用自己的描述让观众了解比赛。

每场需要解说的比赛,他都至少要花费一整天时间做准备。经纪人杨斐在说起这点时,借用了知名足球游戏fm的属性标签:“俊哥的潜力可能只有-9,但勤奋达到了20。”

即使90分钟片刻不歇,却也极少出现纰漏。靠的,就是扎实的语言功底与充足的赛前准备。

2004年,长期熬夜的詹俊发现自己视力出现严重下降,经过检查确诊为视网膜出现裂纹,严重的话甚至会导致视网膜脱落。

但这并没有让詹俊放下手头的解说工作,反而更加专注于此。他常常会想到初入这一行时,王泰兴对他的询问:“你真的愿意走上这条苦行僧的路吗?”

2011/12赛季的某场英超联赛中,电视画面对准了坐在观众席上的博比·查尔顿与杰克·查尔顿。

作为当年英格兰世界杯夺冠的名宿,哥哥杰克却坐在前排,而弟弟博比则坐在后排。

当镜头定格时,詹俊说:“查尔顿兄弟因为家庭等原因,矛盾很深,几十年基本不来往,所以他们不会坐在一起看球。”

又比如,在某场阿森纳的比赛中,镜头再次扫到了一个陌生面孔,詹俊告诉观众,这位是阿森纳球衣管理员也是女队主教练,还兼职大巴司机。

这对于解说员来说是难度最大的考验。每次镜头出现看台上的人物特写,或许你能认出其中的一个两个甚至更多,但很难全部都能准确解读。哪怕最资深的英国足球解说员马丁-泰勒在直播英超比赛中也做不到。因此,我们国内的解说员只能尽力而为,靠自己平时的积累,靠脸部识别能力,靠专注力的保持与脑子的反应。我虽然经常能认出看台上的一些名人,但也常常碰到不认识的,这会提醒解说员什么是学无止境,保持谦逊的态度。

2014年,欧冠与英超的版权分属新浪与PPTV,詹俊在一整个赛季都奔走在上海与北京两地。

从广东台到ESPN,从新浪到咪咕,然后是PP体育,乐视,再回到PP体育,又脱身。

詹俊用「职业」为自己打造了一块金字招牌,并用二十年余年的解说生涯来时时擦拭。

他曾表示自己不会解说付费场次的比赛,原因是他在评论区看到过太多球迷抱怨视频质量的问题。

随着中国互联网体育直播的发展,2016年,詹俊宣布自己将第一次在付费比赛中担纲解说,喜爱他的球迷自然也乐得花钱。

但由于版权方的不断更迭,付费模式的愈加多样,2020年,詹俊宣布自己将的第24个赛季英超解说会以音频的方式免费直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